不谈爱情

http://www.youth.cn  2013-10-06 13:06:27  中国青年网

  ■宋立玲

  在池莉的小说中你看不到爱情的影子。她说:上天并没有安排爱情,它只安排了两情相悦,是我们贪图那极乐一刻的天长地久而编出了爱情之说。她还说:到了谈婚论嫁这一步,就必须冷静地看看对方的人品、才貌、性格及家庭背景。在以上条件都合格的情况下,再看你们两人是否相处得宜。“那么,爱情呢?”“傻孩子,我们不谈爱情。”

  初恋,历来在文学作品中都是一个纯洁神圣不容亵渎的字眼,但到了池莉笔下,却不过是青春期荷尔蒙分泌的结果。在池莉看来,结婚也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生活。在小说《不谈爱情》中,男主人公庄建亚经过反复的现实和思想斗争,也最终意识到婚姻的本质,从而在现实面前彻底妥协,与妻子吉玲重归于好——至少表面上是——从而圆满地解决了一切问题——出国深造以及生活生理,诸如此般。是的——“婚姻不是个人的,是大家的。你不可能独立自主,不可以粗心大意。你不渗透别人,别人要渗透你。婚姻不是单纯性的意思,远远不是。妻子也不只是性的对象,而是过日子的伴侣。”在散文《一丈之内》里,池莉则干脆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没错,对于女人来说,丈夫的品质最重要。那么千古神话爱情呢?好像应该是在品质之后再说了。即便没有爱情,与好品质的男人离婚都会离得文明一些——这是可以想象的。”就只在小小说《细腰》中好像稍稍涉及到一点点爱情的影子,最终却也是在现实面前妥协了,而且,妥协得更为彻底——甚至男女主人公已是残烛暮年依然无法实现相守的夙愿。

  喜欢池莉,喜欢她那些冷静犀利而不乏温情的文字。池莉的思想不是烂漫的鲜花,而是成熟的果子。对女人来说,它不会特别养眼,但一定养颜。

  其实,池莉可以把爱情写得很美,很美,但是她不写,或许是不屑。例如,在小说《绿水长流》中,当男女主人公傍晚时分坐在如琴湖的亭子里看湖水时,奇迹发生了,传说中的大雾真的起了。

  “很快,我们的亭子里也充满了白色的雾。我坠入茫茫云海之中。我的心怦怦乱跳,我想我是与一个传说相遇了!

  我伸出手,在雾中挥动。一种没天没地无边无际的无限感使我惊惧、敬畏和感动。在黑夜里,雾是那么的白,一种迷蒙的白。人在这种白雾中觉得自己轻若翩鸿,渺若尘屑。在有一刻里,我相信了仙界的存在……

  他说:嗨!

  吓了我一跳。他离得我那么近,我却看不清他的面容。朦朦胧胧的他很像我从前在哪见到过的一个熟人……”

  多么浪漫的一幕!心有默契却又一直保持高度清醒的一对俗世男女,在这百年不遇的天造的浪漫奇遇中,总应当暂时放下警惕,总该会发生点什么了吧?如果是在琼瑶的小说中,那几乎就是必然的了。

  但是,没有。什么也没有。没有行动,没有语言,甚至没有思想的混乱、感情的冲动——一个转弯,池莉带着男女主人公已踏上了回来的道路。她宁可让你在那里遗憾着。或许,她想告诉你的正是这些——关于生活的遗憾,以及这些遗憾的真实。

编辑:李延兵 来源:福州日报

返回首页>>

http://shuhua.youth.cn/lt/201310/t20131006_3981065.htm
不谈爱情
gb2312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