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一个人的绘画

发稿时间:2017-07-31 15:07:00 来源: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中国青年网

  每个绘画实践者到了某个时候大概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突然觉得自己很苦闷很迷惘,画不下去了,怀疑所作的没有意思,迷惘是否走进了岔路,进而产生一种终极价值观上的追问:绘画究竟是什么?它从哪里来?往何处去?换句话说便是绘画本体问题,它的边界在哪里?我们人类为什么需要绘画这种艺术活动?面对今天不断有人唱衰的绘画,它有未来吗?

  有些人从这样状态走出来后,其绘画才进入清晰的理性自觉及个人化路径;有些人可能就无心再画下去了,旁及左右,渐渐远离了绘画;也有人一直陷于稀里糊涂状态,到时便被绘画技艺牵着,变成熟练工种。我想自己早已走出了这一阶段,并知道绘画本体、尤其是自我的本体在哪里,也知晓了它的今生前世,尽管个人的这阶段相当地缓慢、费劲,但惟其慢和费劲,其方方面面才符合一棵树的天然生长,就这点,我为自己大大地点赞。

  在当下艺术场域里,绘画作为“千年老店”,不,自有人类以来就开张的万年店,确实慢慢被边缘了。但在我看来,这无非是一种社会势利眼在作祟。依此衡量,你去做官、经商及其做个工程师之类远比任何舞文弄墨的玩意儿来得实在和实惠。绘画,作为一门平面的古老的艺术方式,就像人类所有古老行当一样,已能够最本真、方便地表达我们视觉感知。

  基于此,我始终以传统水墨作为绘画方式,想想它与我相伴都有廿几年了,一生最好年华都与此为伍。“有成就吗?”有人肯定会作此想。而我很想告诉他的则是自己体会深切的水墨作为绘画的独特性。试想想世界艺术成千上万、林林总总,可有哪一种像它那样,在纸的材质上、在空间把握上、在趣味表达上独一无二而深刻。当然深刻总是以牺牲丰富为代价的,但就每个个体角度,深刻远比丰富更为稀缺而珍贵。传达这样深刻性、挖掘这样深刻性正是我个人责无旁贷的事或者宿命。水墨作为绘画语言的深度拓展,其实践的是一项至今仍然有效的绘画真理:画什么不重要,怎么去画才重要!

  记得不止一次有同行问我道:“你的水墨画追求什么?凡造型眼睛都是窟窿,画面一团糟的样子。”某次我只好回应:“这就是我的‘率意形式’呀。”那位没再言语,我也不好再作解释。现在水墨绘画(包括所有平面绘画)普遍追求的是干干净净、漂漂亮亮,以及单纯而有趣,供人会意会想挺多,这类艺术最高级概括便是“有意味形式”,从空间上定义便是“客厅艺术”,往大了走便是大银行、宾馆的“大堂艺术”,整个充满着的是资产阶级趣味。(那种镀金嵌银、奇巧淫技堆砌、繁复无比的暴发户趣味,咱不管它。)这类绘画倒也皆大欢喜,绘画者可发挥个人诗情与画意,还可炫耀技艺,还好卖,且卖个好价钱,观众或顾客则赏心悦目之余,还有一定思想或趣味上回味,加上传说中的高品位。而我并不想趟这条金水。理所当然,自己的绘画状态无论从绘画路径还是趣味表达都与之相反、相背。

  作者:张骞文 来源: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责任编辑:熊真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