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艺海问道”论坛第十六期

发稿时间:2017-07-31 15:51:00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中国青年网

  “艺海问道”文化论坛第十六期

  聚焦“十三五”时期艺术创作

  徐 涟:《文化部“十三五”时期艺术创作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日前公布,根据这一规划,“十三五”时期艺术创作的主要指标是重点推出50部左右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舞台艺术作品,扶持100部舞台艺术剧本创作;实现全国文艺院团领导干部轮训,培训1000名戏曲编剧、导演、音乐、舞台美术、评论等骨干人才;推出100件左右优秀主题性美术作品和150个左右美术馆馆藏精品展览,扶持建立2至3家国家美术藏品修复示范中心;国家艺术基金立项资助项目达到4000项左右。《规划》明确了七大任务、五大专栏、15个重大工程项目,涉及艺术生产的各个方面。《规划》提出了切实有力的保障措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将建立艺术创作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常态化工作机制作为基本要求。《规划》的最终目的,是对艺术创作生产起到示范、导向和激励作用,调动艺术家的积极性,激发艺术家的动能,实现艺术创作的繁荣发展。为此,第十六期“艺海问道”文化论坛,以“聚焦‘十三五’时期艺术创作规划”为主题,邀请专家学者以及与艺术规划密切相关的艺术管理工作者共聚一堂,结合各自工作实践与理论思考,为落实《规划》提出有益措施和建议。

  宋合意:欢迎各位同志参加这次研讨,也特别感谢各位长期以来对报社采编工作给予的各种形式的支持。

  日前,《规划》公布,在文化系统和文化艺术界反响很大。《规划》发布之前,报社与文化部艺术司进行了沟通,就《规划》发布后相关宣传报道共同制定了计划,并且正在落实中。发布之后,报社组织相关采编人员对《规划》进行认真研读,把握《规划》的精神和内容,以做好近期报道,更要为今后《规划》目标的实现进行舆论呼应。

  这个《规划》,在国家和文化部上位规划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十三五”时期艺术创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及主要指标、创作主题、重点任务、保障措施等,特别是对重点任务和一系列保障措施都有清晰的规定。《规划》篇幅不长,但层次清晰,重点突出,对艺术创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和很强的操作性。

  《中国文化报》作为文化艺术领域的重要媒体平台,为繁荣艺术创作鼓与呼是责无旁贷的。《规划》提出要加强文艺评论、加强优秀作品传播推广,这对我们今后几年围绕艺术创作的重点和中心工作,组织新闻报道、理论评论文章,也提供了重要依据,提出了重点任务。

  吴为山:《规划》是有目标、有计划、有方法的。有目标是指有非常具体的指标,从美术方面来讲,就是要推出100件左右优秀主题性美术作品和150个左右美术馆馆藏精品展览;有计划就是要培养人才,有明确的骨干人才培养计划;有方法就是充分发挥国家艺术基金的作用。有人才、有资金,最后落实到创作作品当中去,我认为这是非常系统、周密的一项计划。

  在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以后,艺术家对生活、对人民、对艺术、对自己的创作理论都有了良性的梳理,对自己创作的行为方式都有很好的规范。这一时期,我们的作品要表现时代,力图把这个时代的精髓表现出来,要在以往艺术创作的基础之上更加深入,以此来表现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作品是一个艺术家的立身之本,所以我们要克服浮躁,静下心来,把中华美学精神渗透到艺术创作的各个方面,真正体现中国精神的力量,体现文化自信的力量。

  《规划》中指出要有150个左右美术馆馆藏精品展览来推动文化的发展。馆藏是经过筛选的,它们藏在全国各个美术馆里面,是国家文化财富的重要积累。但是藏品的积累不应该只体现在数量上,只有拿出来活化,进行馆际交流、巡回展览,藏品才能真正体现国家宝藏的意义。所以这150个左右藏品展览,不单是展示我们从历史到现当代的创作成果,同时也是对今天艺术创作的巨大鼓舞。

  《规划》中还指出要扶持国家美术藏品修复示范中心,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全国美术馆系统总共47万藏品,中国美术馆占11万件,这些藏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损耗,特别是有的库房条件还不太好或者总拿出来展的作品,虽然作品的价值得到了升华,但是展示多了,作品表面不可避免地会有氧化,修复中心是对历史负责。

  如果说典藏作品的展览是使用文化财富最佳方式之一,那么进行各种层次的培训就是艺术人才储备的最佳保障。我想,培训不仅仅是技法上的,更是创作理论上的,关键问题是培养他们的价值观。中国要走向世界,要把艺术家们培养好、团结好、帮助好,让中国传统文化牢牢地锁定在我们的精神深处和知识结构中。

  周汉萍:首先,《规划》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文艺“法规”,它总结经验、集思广益、设立目标、强化执行。《规划》的出台历时两年,历经20多次修改,是文化部第一次正式颁布的艺术创作领域的专项规划,发布以后获得了很高的社会关注度。

  其次,《规划》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在《规划》的编制过程中,我们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在《规划》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创作主题、重点任务等各个方面,着力体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文艺工作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深刻把握艺术创作规律和实际需求,并将这些部署切实转化为推动艺术创作繁荣发展的重要举措。

  再次,《规划》是对艺术创作生产的全面扶持。《规划》以创作为中心任务,向两端延伸,从深入生活、坚持正确的创作道路到扶持剧本这一基础环节,从推出优秀作品到宣传推广,从完善艺术评价体系到加强艺术人才建设,根据艺术生产的流程,《规划》设计了七大任务、五大专栏、15个重大工程项目,涵盖了艺术创作的主要内容,为“十三五”时期艺术创作生产提供了遵循,指明了方向。

  最后,《规划》具有很强的实际操作性。《规划》发展目标、指标的提出,坚持实事求是,做到了有项目、有计划、有资金、有组织。《规划》来源于实践,像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戏曲振兴工程、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等重大工程项目,都在实施之中。

  《规划》要依靠强有力的保障措施来保证落实。一方面我们抓紧主办事项的执行。另一方面,按照上级的要求,定期进行检查、对账、汇报,确保实施。另外,文化部还对外公布了艺术发展等领域的权责清单,明确了主要职责、履职方式和追责情形,接受全社会的监督。

  韩子勇:首先,《规划》的发布非常必要。艺术创作一方面需要灵感,另一方面更需要有规划,人类活动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有规划,一人一家一单位一社会一民族,没有规划就没有目标和方向。有规划、能落实是我们的制度优势,规划能够聚集更多的资源能量,艺术创作尤其如此,它需要引导和牵引,需要工程化的工作,需要有规模的创作,需要大块头的结晶。

  其次,《规划》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的重要举措,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除了艺术创作,《规划》中实际上也讲到了怎样发挥文艺作品的社会作用等问题,对文艺作品既有价值性的要求,也有社会性的要求,价值性就是它的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社会性就是它对社会、对人民的有用性。《规划》还提到了社会评价机制,在艺术工作当中,当前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将社会评价机制具体化、数量化、清晰化,而不仅仅是票房、发行量、上座率、收视率等,要更综合、更科学、更辩证。尽管社会评价机制可以在各个层面、通过各种途径和载体反映出来,但有些是失真的,这就涉及构筑征信系统的问题,我们过去使用的评价数据,面窄、点少、清晰度不够、量化程度不够、解析度不够。现在大数据的技术成熟了,我们要利用大数据的技术建构价值观谱系、审美谱系和影响力谱系评价平台。

  再次,要更加注重艺术生态,使《规划》内化为艺术机构、艺术家的规划,而不仅仅是政府层面的规划。艺术机构、艺术家是落实《规划》的主力,他们是艺术生产的主力,怎样调动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实现《规划》的积极性,则需要建立一个落实《规划》的机制。

  最后,还要注意艺术的多样性。《规划》不可能包罗万象,也不必包罗万象,它是从国家层面对艺术创作提出的一个要求。我们从事的是努力创造艺术高峰的工作,我们要为艺术高峰提供动能,要让这个动能充分释放,这个动能就是艺术家、艺术机构的创造力。

  周庆富: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现每年举办艺术人才培训班近70个,培训专业人员3000人左右。《规划》用500余字论述艺术人才队伍建设和人才培训工作,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突出首创性、示范性和导向性。作为第一个专门艺术创作规划,《规划》为艺术人才培训工作提供了遵循。注重示范引领,文化部负责示范性培训约2400人,今年三期示范班,每期200人,其中国营院团2期,民营院团1期。从导向性看,《规划》是针对国家重点扶持项目、急需紧缺人才的培训,并不是一个整体人才培训规划。

  第二,突出领军人才、骨干人才。抓住院团长轮训就等于抓住了院团培训的“牛鼻子”。实施戏曲人才“千人计划”,培养1000名具有扎实戏曲创作能力的骨干创作人才。实施名家收徒传艺工程,培训1000人次戏曲青年表演人才。选拔100名青年创作人才到国家艺术院团进行驻团实践等,都突出了领军、骨干人才。

  第三,突出“德”“艺”双馨。《规划》要求“深化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学习教育,引导文艺工作者打牢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根底,提高学养、涵养、修养”。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始终把“德”的修养和“艺”的提升作为人才培训的重中之重。要使广大艺术工作者“充分认识肩上的责任,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生动活泼、活灵活现地体现在文艺创作之中”。

  第四,突出艺术人才培养规律。要“有步骤、有层次、系统化”培养艺术人才。针对西部地区及少数民族人才:一是根据重点剧目选拔参训对象;二是到国家院团驻团实践,增强培训实操性和针对性。针对戏曲人才:一是名家传戏,由老艺术家“传艺、传神、传德”,培养戏曲青年人才1000人;二是举办戏曲编剧、导演、音乐、舞台美术、评论等培训班,培养1000名戏曲创作人才。

  周予援:《规划》从战略定位上与国家文化发展“十三五”规划一脉相承,这一点很重要。《规划》深刻阐述了当前文艺创作的中心任务,坚持问题导向,找准薄弱环节,加强制度设计和创新,尊重艺术创作规律,切合实际,务实可行。以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为中心并号召全国的舞台艺术工作者把握时代的潮流,同时要立足于文化的实际。《规划》的内涵非常丰富,而且非常全面,是开辟了全国艺术创作工作的新道路,指明了一个新的方向。从2016年到2020年是国家发展的关键时期,《规划》是“十三五”时期艺术创作生产的重要纲领和遵循,也是做好新形势下艺术创作工作的重要指针。需要艺术家们进行深入的研究探索,如何落实好“十三五”时期的创作发展规划,对于整个艺术院团发展特别是创作方面,具有重大的意义。《规划》包括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在《规划》中,重点谈到了关于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指导思想,全国各地的艺术工作者们,对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从生活中吸取艺术养分,都深有感触。

  《规划》为全国文艺工作者们提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我们创作什么、为谁创作?我觉得,艺术创作是针对艺术工作者,艺术教育和艺术普及是针对观众的培养,这两者都很重要,特别是观众的培养不能忽视。我一直认为有了观众,创作才能产生价值。创作和演出是紧密结合的,各院团在抓好创作的同时要注意观众的培养,这几个层面要有效连接。我希望政府、艺术团体、观众三者之间要互动起来。

  文化部在“十三五”时期重点实施“一个工程”,构建“四大体系”,一个工程就是实施文化精品创作工程,把创作优秀作品作为“龙头”。只有紧紧抓住这个“龙头”,才能更好带动四个体系的轮子向前走,才能让文化发展的马车齐头并进。全国艺术院团应该“打开院墙”抓创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精品创作为导向,特别是加强原创作品的创作力度,激发创造力。建立有效的创作机制,为艺术创作向高峰迈进提供强大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撑。

  祝东力:《规划》中制定的指标,主要是指主旋律创作,所以我想谈一下主旋律创作面临的某些困难。

  从社会治理的角度看,要想支配一个人的行为,可以有三种方式:动员、交易和强制。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前30年,可以说主要是一个动员型社会:听党号召,为了国家和人民,大家往往能够全身心奉献。这样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情感环境对于主旋律创作是一种友好型的环境。所以那个时代有许许多多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比如在新中国成立15周年的时候,有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有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等等。像《东方红》,3000多人参加,排练仅仅50多天,今天看,仍然是国家级经典。

  今天,我们在财力物力和基础设施方面比前30年确实要优越许多,但实事求是讲,主旋律创作却面临着某种困难。当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处于一个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社会,日常的价值观受到市场原则的强大影响。如果说前30年是一种动员型的社会,那么今天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一个交易型的社会,人与人之间是一种契约型的关系。主旋律创作以感召和凝聚为职能,当前环境,对于主旋律来说,在价值观和情感结构上,的确有一些隔阂。正视并克服这个困难,是我们创作优秀主旋律作品的一个前提。

  与此相关,另一个问题涉及艺术家的心理过程。艺术家在进行主旋律创作的时候,他的精神和情感状态,要对接国家的思想,国家层面的理念和意识形态再高明,也必须溶解在艺术家的情感当中。这是主旋律创作能否成功的关键。如果这个溶解工作做得不好、做得不够,就会“夹生”,就会出现图解,出现公式化、概念化的现象。这里涉及一个艺术创作规律的问题,同时也和一系列问题相关,比如国家意识形态本身的凝聚力和感召力的问题,艺术家的修养和政治意识的问题,以及艺术家的培养训练等方方面面的问题。

  王安葵:十八大以来,我们的文化艺术事业取得了很大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和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指引了明确的方向,国务院下发一系列文件,有具体的措施保证。在这样好的形势下,需要总结经验,进一步把措施细化落实。就戏剧创作来讲,就是怎样进一步落实好总书记要求的讲好中国故事,创作中国民族新史诗这样一个重大课题。

  现在比较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怎样进一步落实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毛泽东主席当年讲文学家、艺术家要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群众中去。现在由于种种原因,让一个戏曲作家能够用几年时间深入基层,大概很不容易,但是只采取所谓“采风”的方式,或者到一个地方访问几天就进行创作,恐怕很难写出有深厚内容的作品。青年作家缺少的东西可能方方面面都有,但是最根本的还是生活积累不够。能不能在深入生活、扎根基层这方面制定一些更具体的激励机制,鼓励中青年作者定点深入生活,建立生活基地,也可以采取“挂职”之类的办法。从各个方面给予保证。

  鼓励深入生活要有长远的观点,不要说你下去半年,就一定要把作品拿出来。总书记说“要克服浮躁这个顽疾”,长期的扎实的努力是创作出高质量作品的前提。现在有的领导,常常要求在他的任期内一定要做出成绩来,这不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一年可以造一座大桥,两年可以造一条高速公路,但是戏剧作品,不一定是这样快。应该立足于长远,“功成不必在我”,主管艺术创作的领导、院团长,应该有这样一种胸怀,这样一种精神。

  培训班也应该有更长远的规划,应该从着眼治标到治本,标本兼治。对现在创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和学员的主要期待应有更深入的调查,在课程安置和教师配备上,可以更有计划一些,使培训更有成效,更有利于我们的艺术创作不断地从高原向高峰迈进。

  王祖皆:《规划》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一种实际行动,也是具有文化战略意义的重要举措。我认为,《规划》的发布正逢其时,它对于这个时期的艺术创作必将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在《规划》中有关于“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的内容,要做好这项工作,必须重点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一、保持文化定力,增强文化自信。老一辈歌剧艺术工作者成功地把西洋歌剧的艺术经验和艺术手段与秧歌剧、戏曲、曲艺、民歌的民族传统和民族风格结合起来,开辟了中国特色的歌剧发展道路,也曾经创造过中国歌剧的辉煌,涌现出一大批优秀民族歌剧的经典之作,这些作品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都具有非常强烈的时代特征,非常鲜明的民族特色,非常优良的革命传统和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

  二、歌剧创作既不能脱离时代,更不能脱离群众。我们正处在一个大变革、大发展的时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践,使我们的社会结构以及人民的生活节奏、思想观念、思维方式、心理素质、精神风貌、道德情操、价值取向等方面都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这一切都为文艺创作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创作源泉。能不能紧跟时代步伐,把握时代主流,反映时代要求,创作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精品力作,是摆在我们每一位歌剧工作者面前不可推卸的责任。

  三、要向数量要质量,向“高原”要“高峰”。要在注重作品质量的基础上,力争拿出“高峰”作品。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注意发现并培养这方面的人才,还必须着力解决好继承、融合、创新这三大课题。

  最后,我还有一个建议,克服版权制约的问题,建议文化部等部门对一些比较成功的作品,可以象征性地进行使用权的收购,以便可以投放给全国愿意排演的艺术院团和艺术院校,使我们的歌剧作品得到真正的普及和推广。

  汪守德:我觉得《规划》是对全国的艺术生产进行一种布局,起码在五年之内我们有了很明确的方向、方法和目标。看了这个《规划》,我想到三个“大”字,即大师、大作和大国。

  从大师角度来说,这些年产生了很多作品,每个门类都是数量众多,甚至数量巨大,但是真正称得上“大师”之作的并不多,我们现在的文艺创作,有些时候并不缺少领导重视,不缺少资金,不缺少生活,不缺少自信,也不缺少对艺术的积极探索,真正缺少的是顶尖艺术家的天分与才能。我们产生的很多作品,说实话也只在八九十分,甚至是在六七十分上徘徊,就差那一二十分再也上不去了。即使各种加工修改意见再好再有道理,最后仍然不能帮助许多作品达到理想的高度,归根结底还是被艺术家的才能局限了。当代的中国创作呼唤真正大师级的艺术家出现。

  从大作的角度讲,这些年推出的作品在思想艺术上能够受到普遍好评的并不多。一方面是同一个题材被各种不同的艺术门类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现,也看不出有什么新意和新的发现。另一方面似乎又呈现出题材大开发的局面,从远古的神话到今天的现实,都被我们的各类艺术形式拉网式的扫了一遍。但是扫了一遍又怎么样呢?如果我们只是把历史和现代的故事这么借现代手段演绎一番,而不给人以更加独到的思想发现和审美体验,仍然没有太多的意义。许多作品我以为至多就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大师创作大作,大作成就大师。

  从大国的角度讲,《规划》还是服从于建设文化大国的目的。我们今天的创作离建设文化大国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今天的不少作品思想的指向性显得不是很清晰明确,这可能是因为在历史观、价值观、艺术观存在着某种迷惘有关。这与所提倡的建设文化大国的要求是不相符的。我们的标准在哪里?我认为既不是西方的,也不是中国传统的,而应当是当代中国的,你作品的思想艺术表达,只要适应于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的建设发展,就是正确的。我们的创作要摆脱那些犹犹豫豫、含混不清的价值取向。所谓讲好中国故事,就是反映出中国故事包含的中国精神和民族性格,这大概是艺术生产者所必须要明确和记住的。

  刘承萱:《规划》的发布,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尤其是关于文艺工作重要讲话精神的重要举措,也是贯彻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工作的实际行动,抓住了根本、抓住了源头。要完成好这项工作,能够在2020年之前达到预期的目标,我认为有几个重要的环节:

  首先是要营造宽松的艺术创作生态环境和舆论氛围。艺术工作始终要坚持党的思想路线和基本路线,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和以艺术创作为中心的基本要求,贯彻“双百”方针,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而生产更多的精品力作,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其他工作都要服从服务于中心工作,使这个中心不偏差、不动摇,这一点非常关键。

  二是我们的艺术家和文艺工作者要有责任担当,要有一种舍我其谁的使命感。生活在这个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伟大时代,就要创作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作品,记录下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和社会变化,这是历史赋予我们文艺工作者的使命。

  三是要严格尊重艺术创作的规律。在《规划》里已提出了明确要求,需要建立一种常态化的、符合艺术创作规律的体制和机制做保证。

  四是要加大艺术人才培训,这种培训不仅仅是技巧和技术的培训,重点是提高艺术工作者的思想认识和更新观念,增强使命感。

  五是要用好用足政策。例如利用好国家艺术基金对艺术创作的扶持,使艺术创作能够纳入到国家艺术创作的规划中,使更多艺术工作者参与艺术创作,使艺术创作更具广泛性。

  六是要加强艺术评论,加强艺术评论阵地的建设,营造文艺批评的健康氛围。一部作品要允许别人挑毛病,这样才能不断完善。同时,要加强优秀作品的传播力度,要充分运用媒体的传播优势,把优秀的作品、优秀的艺术家推向社会,使他们有更大的影响力和更多的话语权。《中国文化报》作为全国宣传思想文化艺术领域的一个主阵地和文化部党组机关报,我们要坚守好这块阵地,使其能够更好地为文化工作服务。也希望各位专家能够有机会多参与我们的工作,积极建言献策,共同把这个阵地建设好。

  (本版内容由记者张欣然整理,经发言者审定。)

责任编辑:熊真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