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书画院

首页 >> 书画评论 >> 正文

浮世绘:一看气息二看纸张三风格

发稿时间:2018-09-17 08:04:00 来源: 澎湃新闻

  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流行于民间的木刻版画,以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表现生活万象。恰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四十周年,展览“浮世物语——日本浮世绘巨匠原版版画”展于9月8日在上海虹桥当代艺术馆开幕。

  此次展览作品均系画家、收藏家汤黎健从珍藏的几百件浮世绘大师作品中精心挑选之作。展览开幕之际,汤黎健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专访,讲述其浮世绘情结与收藏之路。

  此次展览共展出日本浮世绘巨匠48件原版版画。在展览现场,观众可以观赏到浮世绘大家的精品之作:喜多川歌麿的美人画,通过服饰、道具和细微的形象差异来表现不同的人物形态;歌川国芳与歌川国贞这两位歌川派名家的各自代表性画作;浮世绘天才东洲斋写乐以夸张的手法表现演员的形象与动态;溪斋英泉呼应了江户晚期的审美崇尚,笔下的人物显露出妖艳的脂粉气;歌川广重的风景画和葛饰北斋的早期美人绘……

  展览现场

  对于此次展览,上海大学教授潘力调侃道,和国内近几年来的一些浮世绘复刻展相比,此次展览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就是展品皆为江户时期原版,“当然,展览意在强调真,故写了‘原版版画’这种叫法,其实在日本就叫做浮世绘真迹。而展览作品中,则以东洲斋写乐的作品价值最高。”

  丰原国周作品

  歌川广重作品

  对话浮世绘藏家汤黎健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走上收藏之路的?

  汤黎健:我是1962年的,今年56岁,本身从事艺术,专注敦煌佛教美术。1970年代,我曾经在上海美专读书。此外,我还跟着老师刘海粟和陆俨少学习。1990年代初,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安排我去日本学习深造,我在日本的导师是平山郁夫先生。平山郁夫先生常常带我去书店,找一些佛教美术方面的书。我记得在东京的神保町,在这条专卖古籍书的街上,有一家专门卖浮世绘的书店。因自己学习美术,所以当时特别喜欢浮世绘,对浮世绘的线条、色彩、平面构成、装饰效果等都抱有很大兴趣。

  在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关注浮世绘了。随后,在国外也好、日本也好,只要有拍卖浮世绘,或是有藏家想要出售浮世绘作品,我都会第一时间去看一眼。随着收藏久了,也进入了浮世绘的收藏领域。

  所以我的身份是艺术家,但又很喜欢收藏这一领域。这也许和我跟一些老前辈接触有关,像刘海粟老师也搞收藏,在日本,平山郁夫导师也搞收藏,他主要是搞佛教美术收藏这一块,主攻丝绸之路。

  汤黎健与导师平山郁夫

  汤黎健与谢稚柳

  澎湃新闻:记忆中最早的浮世绘藏品是什么?

  汤黎健:第一幅收藏的作品是单幅的溪斋英泉的花魁。画画的人都知道,梵高当时画的唯一一幅浮世绘人物画就是英泉笔下的花魁。当时,国内关于浮世绘的资料很少,所以我也是根据梵高笔下的画而受到影响,去了日本后,第一个关注的浮世绘艺术家就是英泉。

  澎湃新闻:作为浮世绘藏家,自己是如何鉴赏浮世绘作品的?有没有一套自己独特的鉴定体系?

  汤黎健:第一是看气息。我以前跟着谢稚柳谢老、北京的徐邦达先生和启功先生学过鉴定书画,属于一种忘年交的关系,再加上自己画画,所以鉴定浮世绘的时候看画的气息。江户时期相当于中国明清时期,那一时期作品气息和之后的复刻是不一样的。

  二,我看纸张。当时用的是越前纸,现如今好的技术已失传。我在收藏过程中特找过日本浮世绘的专家探讨,拜访过生产越前纸的产地,被告知的结果是:当时江户时期的制纸用的是泉水,土壤和阳光和现在不同,没有现在的污染迹象,这导致了现在制作出来的纸张与当时有所不同。同样的,国内的安徽宣纸也和以前不同,绸缎也和唐代的大有区别。

  此外,则是看风格。例如,北斋的作品相对容易鉴定,他的作品有名号,各时期有不同的画号。相比之下,喜多川歌麿的作品年代较难鉴定,只能看风格判断早、中、晚期,早期笔法较嫩,中期成熟,晚期有许多学生代做,质量参差不齐。

  歌川广重三组图作品

  歌川广重三组图作品

  澎湃新闻:你的收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

  汤黎健:对我来说,收藏浮世绘基本上通过两个渠道,一个是拍卖行,一个是从私人藏家那里购藏。

  这其中,基本上以国外为主,国内对浮世绘的研究很少。在日本,无论是收藏家,还是对浮世绘的研究都很多。江户时期,浮世绘是出口商品之一,所以很多好的精品在欧美,我现在看到最好的早期浮世绘作品是在大英博物馆,后期的例如国贞、国芳等人的作品则是在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日本也有好几个好的收藏浮世绘的美术馆,例如东京的太田、东京江户博物馆等,这些博物馆常常做专题展。当然,日本浮世绘藏家也有许多精品,但不会轻易拿出来。

  澎湃新闻:收藏过程中有收到赝品吗?

  汤黎健:拍卖行和日本藏家的赝品比例很少。日本的藏家可能是三代、四代人一直在收藏,有传承性。但一些海外的藏家,意大利、德国则有很多复刻版。

  我自己倒是没收到过赝品。因为不同时代的作品气息不同,在去日本前也收藏过一些中国字画。

  澎湃新闻:目前收藏的浮世绘原版版画有多少?

  汤黎健:有近千张,都是原版。这次带来展出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但选的都具有代表性的名家作品。

  浮世绘曾经是很简单的东西,后来因法国、英国的万国博览会关注后,日本开始重视了浮世绘收藏的价值。

  这次展览是原版版画,即江户时期画家画的、雕版师雕的、拓印师拓的。国内的很多浮世绘版画都是以复刻版为主,非江户时期的浮世绘版画,可能是大正时期,昭和时期的,甚至是现代的。

  澎湃新闻:收藏中,谁的作品占的比重较大?

  汤黎健:我的收藏中,歌川国贞的美人绘作品比较多。原因有二,一是以前效仿梵高,梵高喜欢收藏国贞作品;二是国贞流传出去的作品比较多。虽然葛饰北斋艺术生涯长,产量也多,但因他名头太大,导致所有人都抢着收藏他的作品,市场上很难找他的作品。例如他的《神奈川冲浪里》在当时只印了四五千张,保存到现在的估计也就百张。去年香港拍卖过一张《神奈川冲浪里》,成交价382万港币,但品相一般,估计是印次比较靠后的。相比之下,大英博物馆的馆藏要好得多。

  歌川国贞作品

  歌川国贞作品

  同时,我收藏了一批歌川国芳的武者绘作品。虽然国芳也有许多美人绘作品,但其武者绘作品最为精彩,所以我专注于他的武者绘作品。另外,像歌川广重,我是关注他的风景画,北斋则是关注他早年的作品。此次展出的北斋作品就是其早年的作品,作于《北斋漫画》前,1811年左右所绘制的。

  歌川国芳的武者绘作品

  葛饰北斋早期作品

  收藏也显示藏家的审美、性格。就拿我来说,相比北斋的风景,我更喜欢广重的风景,带有一种乡愁。而美人绘方面,我倾向于歌川国贞和喜多川歌麿的作品。国贞的画相对妖艳,人物的眉毛都是上挑的,嘴唇微张。歌麿的作品大概收藏了几十张。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目前哪几位浮世绘画师的作品难收集?

  汤黎健:比较难收集的还是三大家,北斋、歌麿和广重,大家都争着收藏。此外,还有东洲斋写乐的作品。写乐画的是役者绘,表情夸张,但原作很少,艺术家本身在浮世绘艺术史上就是个谜。

  东洲斋写乐作品

  澎湃新闻:浮世绘画作以版画为主,但也有少量的手绘作品。你在手绘方面有收藏吗?

  汤黎健:我主要收藏版画。但手绘也有,有歌麿和北斋的手绘原作。

  澎湃新闻:浮世绘收藏之路中有没有难忘的故事?

  汤黎健:前年,2016年,去日本见一位老先生,想买他的歌麿中期的藏品。当我答应出3倍的价钱来购买时,他又临时反悔了。当时心情是比较失落的。最后在多次拜访的情况下,最终以超过市场的3至5倍价格买到了。

  澎湃新闻:谈到价格,目前浮世绘原版作品的行价是怎么样的?

  汤黎健:很难辨别,以国贞为例,有的题材几千元,有的题材则是几万元,还有的几十万元。

  澎湃新闻:那你买过最贵的作品是什么?

  汤黎健:最贵的是歌麿的一张,一百多万元。广重的也有。

  澎湃新闻: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汤黎健:对我来说,做收藏纯粹是喜欢。当然也和我从事艺术有关,可以从藏品里学到东西。

  我觉得收藏只是艺术品的暂时拥有者和保管者,说不定将来把藏品捐出也是有可能的。有时候觉得,是它在收藏我,而不是我在收藏它。

  澎湃新闻:哪件作品是最喜欢的?

  汤黎健:都喜欢,这些就像是自己的小孩子。

  溪斋英泉作品

  溪斋英泉作品

  喜多川歌麿作品

  喜多川歌麿作品

责任编辑:熊真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