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书画院

首页 >> 书画知识 >> 名人轶事 >> 正文

齐白石的山水画到底行不行?

发稿时间:2018-08-17 09:23:0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齐白石的山水画到底行不行?

  ◎罗元欣

  齐白石画虾,画牡丹,画桃子,这些都是让人喜闻乐见的题材。

  但齐白石的山水画似乎就没有那么多人了解和喜欢了,齐白石活着的时候,有人评价他的山水是“庖人抹灶”。

  齐白石胸脯一拍说:“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

  齐白石去世60年后的2017年,他画于1925年的《山水十二条屏》拍出了9.315亿元的天价,成为中国最贵的艺术品。

  齐白石如果活到现在,估计睡着都要笑出声来:“哈哈,老夫山水不但奇天下,而且还甲天下也!”

  可是,天价之数未必能说服所有人,依然有人会说:“齐白石画的是什么山水画!”

  对于齐白石山水的争议,从来就没停止过。

  齐白石的山水到底如何?艺术从来没有唯一标准,不妨梳理一番齐白石山水的发展脉络。

  武功秘笈《芥子园画谱》

  齐白石的山水画没有老师教导,启蒙于《芥子园画谱》。

  彼时,雕花小木匠齐白石行走于十里八乡,为人民群众做雕花活计。没有老师,就在闲暇时间随便画上两笔,自娱自乐。偶有一天,在一位主顾家中,看到一套残缺不全的乾隆年间的《芥子园画谱》。齐白石视如珍宝借回家中,用了半年时间临摹了一遍,从这之后绘画技艺大增。《芥子园画谱》对他的影响至深,他后来将《芥子园画谱》中的山水元素,活学活用,再融入自己骨子里的那份野性天真,画出了不同于时人的山水画。

  这段经历颇似金庸武侠小说里的桥段——武学后辈,在山洞中找到一部残缺不全的武功秘笈,误打误撞,勤习不休,终于成为一代宗师,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幅藏于故宫博物院的齐白石早年的山水画《蒿岭卧云图》和康熙版的《芥子园画谱》相对比看,就不难发现二者从构图、山石画法都有相通之处,但齐白石巧妙地加进了可以让画面鲜活的烟云,又将自己擅长的色彩感赋予作品,整个画作便生动起来了。

  《芥子园画谱》这部“武功秘笈”齐白石利用的非常好,也非常巧妙。

  那时谁没画过“四王”山水?

  就算齐白石日后的山水画再个性,但他在清朝末年,一样要顺应时代,无法免俗地学习“四王”的山水。因为“四王”的山水在那时可以说是山水画的典范,学习山水怎么能不临习“四王”的作品呢?

  27岁的齐白石拜当地乡绅胡沁园为师学习绘画后,胡沁园又将谭溥介绍给齐白石学习山水,据说谭溥学的便是“四王”山水的路子。如今观看齐白石的早年山水,有一幅《龙山七子图》,其中便能清晰地看到“四王”山水的影子,和王翚的《小中见大册》中的一幅对比观看,《龙山七子图》仿佛是《小中见大册》的局部放大款。

  画过“四王”山水,齐白石才知道,自己不想要的是什么。

  旅行达人的《借山图》

  齐白石本是个宅男,40岁前没出过远门,只在湘潭附近转悠。

  1902年,齐白石的一位好友夏午诒邀他去西安,教自己的如夫人学习画画。齐白石从收到信的那刻起,就开始纠结,打心眼里不想去,人生地不熟的没什么安全感。还是另一位好友郭葆生劝他:“作画尤应多游历,实地观察,方能得其中之真谛。……作画但知临摹前人名作、或画册画谱之类,已落下乘。”老郭的这几句话很有见地,也戳中了齐白石的心思,他终于决定来一次“诗和远方”的旅行。

  人出门之后,才知道世界的广阔。齐白石一路看得眼花缭乱,先过洞庭湖,被潇湘之景所打动。到了西安游大雁塔,又去了华山观景,又从西安到北京路过华阴县看到十里桃花。

  齐白石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从1902年到1909年,他五次远游,五次归来,自称为“五出五归”。他去了西安,北京,天津,南昌,上海,广州,香港,桂林,钦州,赶上出国的机会,又跑到越南的芒街玩了玩。作为一个对一切好奇的画师,不管是舟行还是车途,他都将最感动的景色画下,不觉间累积了不少写生稿。

  1910年他回到家乡,决心不再远游,便整理了途中的写生稿加上心中的印象,画下了《借山图册》。他记得画了五十二幅,如今只剩二十二幅,均藏在北京画院。在《借山图册》中,齐白石已经完全跳脱出了“四王”和《芥子园画谱》的影响,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至简的山水画格调。《借山图册》也成为齐白石山水画创变期重要的代表作。

  他用最简单的,但是最动人的方式画洞庭日出,画华山三峰,画十里桃花,画滕王阁,画雁塔坡,这些作品即使放到今天来看,仍然非常有现代感。

  扶梦还乡画中游

  1919年定居北京之后,近60岁的齐白石客居他乡,梦里思忆的是故乡。画家的幸福在于可以通过绘画表达感情,齐白石画了一堆家乡风物,比如,白菜茄子萝卜,小鱼小虾小鸡之外,山水画也成为他表达思乡之苦的方式。他曾在山水画的题款中写道:“昨宵与客还家去,犹指吾庐好读书。此诗真梦中语也。”在梦里梦见回到了家乡的书斋,梦的感觉很真切,可一睁眼却是京城,家乡难回,是齐白石晚年心中小小的痛楚。

  齐白石还画印象中的借山馆,池塘畔的几间草屋,屋后是大片的竹林,竹林后又是一带远山。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画,每画一次,他思乡的苦楚,可否减轻一点?借山馆是他1900年在家乡典租梅公祠的房屋后,添盖的一座书房,他说:“山不是我所有,我借来娱目而已!”那是齐白石最为安逸的一段时光,当时家乡时局尚稳,齐白石悠游自在地卖画为生,不再忧愁温饱,又与友人结成诗社,吟诗作画。梅公祠周围二十里地都是梅花,池塘中又种满荷花,真是一片自在天地。若说齐白石是思乡,也许他所怀念的是那样一种安稳的平静生活。此后,他远游,家乡匪乱,又离乡定居北京,后半生如浮萍漂泊。

  在画中,回到故乡是如此美好,就像梦一样。

  画自己的画让别人说去吧

  1864年出生、1957年去世的齐白石,一生都处在中国的变革之中,也许是时代使然,也许是性格如此,齐白石对艺术也总是充满了变革的精神。他的山水画着画着,就离传统的文人山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齐白石的另类山水诞生了,但却并没有获得时人的认可,大多数人无法接受这样一种绘画。比如有人说齐白石的山水是“庖人抹灶”,也就是厨子用抹布擦灶台,这样的讽刺真的是挺扎心的。可以想象,在清末民初的中国,文人画的都是“四王”一路的山水,在一派复杂的皴擦点染中,齐白石的山水以至简的风格跳脱出来,确实一时难以被人接受。

  然而,自信如齐白石,在黯然无人识自己山水的时候,他还是大胆说出这样的话:“逢人耻听说荆关,宗派夸能却汗颜,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惯桂林山。”我才不管你们什么传承,什么宗派呢,我心里的山水无人能比。别看这老爷子平时谨慎小心,但对自己艺术那是相当的自信。

  齐白石是一个有着艺术远见的人,他的山水画放到今天来看,依然具有现代感。

责任编辑:熊真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