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书画院

首页 >> 书画知识 >> 名人轶事 >> 正文

两封家书 甲午战前千古绝笔

发稿时间:2018-10-18 09:31:00 来源: 华西都市报

  两封家书 甲午战前千古绝笔

  甲午战争博物院复原的陈京莹书写家书时的场景。

  甲午战争博物院展出的陈京莹家书复印件。

  甲午黄海海战前夕,北洋海军“经远”舰驾驶二副陈京莹致父亲的家书,原件藏于台湾左营“海军军史馆”。

  经远舰海底残骸照片。

  经远舰的铁甲残骸。

  毛瑟步枪、左轮手枪、37毫米炮、47毫米炮等小口型武器弹药合照。黄海海战 陈京莹接替指挥,中炮身亡

  1894年,日本以朝鲜问题为借口,蓄谋发动侵略战争。

  此时陈京莹写下第一封信,信中向家人介绍了局势以及对于清廷的不满。

  陈京莹对己方的力量有着清醒的认识,“海战只操三成之权,盖日本战舰较多,中国只有北洋数舰可供海战,而南洋及各省差船,不特无操练,且船如玻璃也。”

  即便如此,他依然在信中写道:“北洋员弁人等,明知时势,且想马江前车,均战战兢兢,然素受爵禄,莫能退避,惟备死而已。”

  “马江前车”就是甲午海战爆发10年前的中法马江海战,此战福建水师全军覆没。

  这封信没有写完,最后一句“有家眷在威海者,将衣…”,信到此处戛然而止,今天已经无法确知原因。但当时军事吃重,不难推测陈京莹的军务之忙。

  1894年9月17日,北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遭遇,黄海海战爆发。在经远舰的管带林永升、帮带大副陈荣先后中弹牺牲后,陈京莹接替指挥,战至也中炮身亡,年仅32岁。

  在这次出发前,陈京莹留下绝笔家书。

  “兹际国家有事,理应尽忠,此固人臣之本分也,况大丈夫得死战场幸事而。父亲大人年将古希(稀),若遭此事,格外悲伤,儿固知之详矣。但尽忠不能尽孝,忠虽以移孝作忠为辞,而儿不孝之罪,总难逃于天壤矣!”

  如今读之,令人潸然泪下。明知时势 莫能退避,惟备死而已

  陈京莹家书,成为跨越时空的遗声,也是激励后世的文物史料。家书原文如下:

  父亲大人福安:

  敬禀者,前书因心绪荒(慌)乱,故启衅之事未尽详陈,兹复录而言之。日本觊觎高丽之心有年矣。兹值土匪作乱,高兵大败,将至王城,危在旦夕。高王请救兵于中国,中国兴兵靖难。日本乘此机会亦兴兵,名为保商,实为蚕食。现日兵有二万多,随带地图、浮桥等械,立炮台、设营垒,要中国五款。一曰高丽不准属中国;二曰要斧(釜)山;三曰要巨文岛;四曰要兵费二十五万;五曰韩城准日本屯兵。如不照所要,决定与战。且此番中堂奉上谕,亲临大阅海军,方奏北洋海军操练纯熟,大有成效,请奖等语,自应不能奏和,必请战。亦饬北洋海军及陆营预备军火水药候战,海军提督请战三次,各陆营统领亦屡次请战,但皇上以今年系皇太后六旬万寿,不欲动兵,屡谕以和为贵。故中堂先托俄国钦差调处,日本不听;后又托英德钦差,亦不听,必要以上五款。然此五款,系中国万不能从,恐后必战。以儿愚见,陆战中国可操八成必胜之权,盖中国兵多,且陆路能通,可陆续接济;但海战只操三成之权,盖日本战舰较多,中国只有北洋数舰可供海战,而南洋及各省差船,不特无操练,且船如玻璃也。况近年泰西军械,日异月新,愈出愈奇,灵捷猛烈,巧夺天功(工),不能一试。两军交战,必致两败;即胜者十不余三,若海战更有甚焉。所以近年英与俄、德与法,因旧衅两将开战,终不敢一试也。北洋员弁人等,明知时势,且想马江前车,均战战兢兢,然素受爵禄,莫能退避,惟备死而已。

  父亲大人福安:

  敬禀者,兹接中堂来电,召全军明日下午一点赴高,未知何故。然总存一死而已。儿幼蒙朝庭(廷)造就,授以守备,今年大阅,又保补用都司,并赏戴花翎,沐国恩不可谓之不厚矣!兹际国家有事,理应尽忠,此固人臣之本分也,况大丈夫得死战场幸事而。父亲大人年将古希(稀),若遭此事,格外悲伤,儿固知之详矣。但尽忠不能尽孝,忠虽以移孝作忠为辞,而儿不孝之罪,总难逃于天壤矣!然秀官年虽尚少,久莫能待,而诸弟及泉官年将弱冠,可以立业,以供寂(菽)水也。伏望勿以儿为念。且家中上和下睦为贵,则免儿忧愁于地下矣!若叨鸿福,可以得胜,且可侥幸,自当再报喜信。幸此幸此!

  儿京莹又禀。

  封面新闻记者王国平

责任编辑:熊真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