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吴哥之梦——陈履生摄影展”在广西开展

发稿时间:2017-09-25 15:04:46 来源: 陈履生美术馆 中国青年网

  为配合在南宁召开的第14届中国-东盟博览会

“吴哥之梦——陈履生摄影展”将于

  致敬吴哥艺术

  陈履生

  民族的地域的文化和艺术的风格是值得珍视的文化遗产。高棉艺术的伟大在于原始丛林之中的伟大奇迹,在于人们想象之外的巨大工程。在吴哥王国那个时代的全球范围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工程,而在丛林之中的高棉却有了如此大规模的建造,它让人们至今都赞叹不已。在此之前那是相隔千年之久,公元前2600年以前,埃及的法老建造了金字塔;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三十三年,始皇遣大将蒙恬北逐匈奴,又西起甘肃临洮、东至辽东筑长城万余里,以防匈奴南进,这是历史上巨大的而且一直往后延伸的伟大工程。而在公元七至十世纪,墨西哥的老奇琴伊察所建造了具有玛雅文化特色的金字塔神庙,以及柱、厅、殿堂、球场、市场和天文观象台等等。这些在世界不同区域内所表现出的世界不同文明中的杰出创造,都是人类历史上辉煌而难以想象的伟大文明,它们让21世纪的全球人都会感到由衷的骄傲。从时序上来论,吴哥大大小小的石窟寺身处其后,然而,吴哥帝国及其艺术崛起于世界的东方,确实让东方文明为之骄傲。

  吴哥王朝建筑群始于公元802年,历时400余年,共有大小各式建筑600余座,分布在约45平方公里的丛林中。吴哥王朝建立于公元802年,其历史发展与中国的唐元明三朝接壤。这里是吴哥王朝行政和礼拜神君的中心。吴哥王朝国势强盛,文化繁荣,如此规模的建筑群落和极其丰富而精美的雕刻就是直接的见证。吴哥王朝对中南半岛几乎所有国家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奠定了在中南半岛诸国的文字和宗教的基础。13世纪的吴哥曾经是亚洲最宏伟的都城。吴哥王朝没落于15世纪,此后,建筑群就在历史的遗忘中淹没于茫茫丛林,直到400多年后的1860年才被法国博物学家亨利·穆奥发现才得以重新为世人所重。

  柬埔寨是中国古籍最早记录的那个名为“扶南”的地方,是1世纪到7世纪末叶在东南亚中南半岛上的一个古老王国,大致包括今柬埔寨全部以及老挝南部、越南南部和泰国东南部一带及其周边的一些属国,其中较著名的是“真腊”,即今天的柬埔寨。7世纪末叶,真腊国王刹利·质多斯那消灭扶南国;而伊图那先在继位后于9世纪初统一了水真腊和陆真腊(今老挝),并于802年建立了吴哥王朝,疆域包括今缅甸边境和马来半岛北部地区。显然,这种历史的存在与中国史书中各种称呼联系在一起,表明了一种客观存在的关系。隋大业二年(606年),真腊国王派遣大使朝贡,所以,在《隋书》中出现“真腊国”。而在“真腊”之前,《后汉书》称为“究不事”,《唐书》称为“吉蔑”“阁蔑”,是时陆真腊王子和副王先后来长安﹐赠送驯象给中国。而在宋代称为“真腊”时一名“真里富”,元朝称为“甘勃智”,《明史》称“甘武者”,明万历后才叫“柬埔寨”。“究不事”“甘勃智”“甘武者”“柬埔寨”是 Camboja 的音译,“真腊”“真里富”则是“暹粒”Siem Reap的音译。宋、元、明各代都与柬埔寨互通贸易,13世纪末﹐周达观随元使至真腊﹐所撰《真腊风土记》是研究柬埔寨历史的珍贵史籍,也是两国关系的见证。书中所记:“其地想不出金银,以唐人金银为第一。五色轻缣帛次之,其次如真州(今江苏仪征县)之锡鑞,温州之漆盘,泉州之青甆器及水银、银朱、纸札、硫黄、熖硝、檀香、白芷、麝香、麻布、黄草、布雨伞、铁锅、铜盘、水朱、桐油、箆箕、木梳、针。其麤重则如明州(今浙江宁波市)之席。”如此来看宋元以来中国与柬埔寨的贸易已经有相当的规模。

  今天不管我们置身于这个建筑群的哪里,都能够看到它的伟岸与残垣断壁,都能够由它们想象到当年的辉煌,而现今的遗存也足以说明它的伟大。当我们今天能够置身于此,也应感恩一百多年来无数考古工作者的坚守与努力,是他们辛劳的修复和还原使得这一世界文化遗产能够对公众开放。这些由无数石头垒砌、无数人工建造和无数艺匠雕琢而成的建筑群及其石头上的艺术,其残存的建筑、建筑框架以及须弥座、门楣、立柱、天顶等建筑构件,还有巨大的四面佛、雕刻、浮雕壁画等各种装饰艺术,其丰富和精美都足以标志着这一时期亚洲或世界建筑、雕刻和装饰艺术的峰巅。而它们所呈现的历史与宗教、艺术与心智所给予今人的还有历史的沧桑和斑驳,因此,对于它们的欣赏有许多历史的附加值,而在特定的时间和光照下所形成的特别的感觉,又有了许多岁月附加的另外的内容。思古之幽情在吴哥的萌发,正是在这种特别的氛围中所激发的一种冲动。用艺术的眼光来看这些与建筑相关的从印度教崇奉的湿婆、毗湿奴诸神到大乘佛教崇奉的观世音菩萨的丰富内容,通过那种砂岩的质感,纵横交错的各种形式构成,造型上精到的细节和独特的表现,还有现实中古今年轮的对比,都以一种特别的趣味而表现出吴哥之梦的情怀。伟大的高棉,杰出的吴哥,是东方的骄傲。这就是吴哥之梦——历史之梦,艺术之梦。

  我对吴哥最初的认识来自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大学课堂上的外国美术史课程,而那时以西方为中心的基础课,对于亚洲以及吴哥的轻视,基本上是一笔带过。回头再翻翻那些属于基础的外国美术史著作,吴哥也就是占几页的篇章而已,其另外的原因只能说明著者的学识不广,认识不够。吴哥一直是我心中的梦想之地,2016年10月,终于有了吴哥之行的圆梦之旅,当一切展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可能完全超于《真腊风土记》作者的感受,毕竟这是在荒废数百年之后的古时明月。虽然我已经看不到先贤周达观在700多年前所看到的那么丰富的内容,可是,我看到了周达观所没有看到的700多年后的景象,尤其是看到了周达观所没有想象到的在他造访之后吴哥的没落与破败。我先后去了吴哥王朝建筑群中的大吴哥、小吴哥、巴肯寺、巴戎寺、巴芳寺、普力科寺、班蒂斯蕾寺、东美莲寺、喀拉凡寺、塔普伦寺、象台等遗迹,虽然是浮光掠影,行色匆匆,但印象的极其深刻使我久久不能平息被震撼的观感。我不遗余力的拍摄了6000多张图片,希望能够记录这一伟大艺术的各个方面。而当我在电脑前整理这些资料的时候,又一次被影像所震撼。尽管离开了丛林,已经不能设身处地,可是,那种经久的涟漪不断,一次又一次把我带到了吴哥之梦中。当回归理性,将它们分门别类编排在一起,又好像出现了不同于现场的另外一种属于吴哥艺术专题的新的境界。这之中不管是全景的视角,还是精微的细部,都反映了吴哥王朝建筑群的历史和文化内涵以及艺术特色。

  吴哥艺术所代表的那个时代的世界文明是值得人类骄傲的。今天在吴哥看到的哪怕是一点一滴,一边一角,一砖一石,或者是属于艺术的一点一滴,都会让人感受到如同在金字塔、长城以及在所有世界文化遗产前面一样,不仅引发思考的赞叹,还会由衷的生发出对于先人创造的崇敬感。

  讲座主题:博物馆的魅力

  主讲人:陈履生

  讲座时间:2017年9月10日下午3:00

  讲座地点:广西美术出版社美术馆三楼

  部分展览作品欣赏

  午后阳光的穿透(小吴哥)

  静止的微笑(巴扬寺)

  会心的微笑(2)

  石头上的微笑(巴扬寺)

  岁月(大吴哥)

  石头上的微笑(巴扬寺)

  大吴哥

  供养(喀拉凡寺)

  巴扬寺壁画上的舞女

  小吴哥的姐妹花

  美魅(小吴哥)

 

责任编辑:熊真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