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焦墨山水属投资价值洼地

发稿时间:2014-11-21 09:50:00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收藏大势

  2个月前由暨南大学文学院举办的一场《山居观道——刘国玉焦墨山水作品展》,对岭南书画市场人士带来的影响至今仍在发酵。

  “近年来在广东艺术界,除了赖少其的画展外,极少再出现如此集中的全焦墨山水画作品。”美术评论家刘释之对南方日报记者说,对投资收藏者而言,这不仅大大拓宽了他们对中国书画品种的认知,而且直接冲击着他们的投资观念和收藏观念。

  事实上,焦墨山水作为中国书画里边的一个独立画种早在明末清初已经确立,然而,由于美术界对当代焦墨山水的学术梳理尚在起步,因此,在发轫于近二三十年的书画市场上,焦墨一直归口在山水画的大盘子里,并没有形成独立的细分市场板块。只不过,随着潘天寿、黄宾虹和赖少其等诸位现当代国画大师的作品近年来在拍卖市场屡创新高,人们对纯焦墨国画的关注热情已一步步点燃。

  艺术

  焦墨作品鉴赏门槛高

  “所谓焦墨,是用纯焦墨而不借助水的渗透作用来创作的一种山水画种。”刘释之介绍,在中国画诸多技法中,焦墨法一直被视为难度极高的一种表现技法,其以饱和的浓墨,不掺入水分,渴笔作画,用单一的浓墨实现画面虚实、浓淡、干湿的层次变化。

  事实上,焦墨的历史源远流长。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五千年前的彩陶就是焦墨法,隋唐时期兴起的壁画基本上也是焦墨。到了北宋,虽有了水墨的浓淡变化,也仍以浓墨为主。

  而根据刘国玉老先生考证,真正把焦墨山水画作为全新画种来对待,是由明末清初的艺术家程邃开始的。此后,不同时期均有不少艺术家深入这一领域进行探索,譬如近现代的潘天寿、黄宾虹等人,还有当代的张仃、黎雄才和赖少其等人。在世的艺术家里边,画焦墨山水画的也不少,北京、广州、西安都有人尝试,但真正以纯焦墨作为专攻对象的比较少见,一方面是因为只用焦墨而不借助水的渗透作品来绘画比较难,另一方面,对一般的藏家而言,焦墨作品卖相不够好,因此,一名艺术家只专攻这一品种,在市场上吃不开,所以,大多数艺术家选择了其它更为保险的画法。

  在刘国玉看来,焦墨山水画的鉴赏门槛较高,在以投资者为主体的收藏者群体当中,大多数人并没有接受过任何的美术教育,加上后天学习不勤,所以在审美价值观和审美能力上无法与专业的收藏家相比。大众普遍喜欢的多是雅俗共赏的作品,焦墨山水画自身的特点决定它并不会迎合大众市场,也迎合不了大众市场。

  对此,刘释之也深表认同。“像黄宾虹、赖少其等焦墨高手,在其作品获得市场接受、进而成为市场热点之前,其实是经过漫长的痛苦和煎熬。”

  市场

  焦墨渐成拍卖市场热点

  不过,尽管目前国内罕有拍卖企业对焦墨发起专场关注,然而,这并没有妨碍投资者和收藏家们对纯焦墨作品的购买热情。

  以在今年春拍上独领风骚的现代大家黄宾虹为例。众所周知,黄宾虹与傅抱石、陆俨少和李可染合称近现代山水四大家,在学术界,他还一直被誉为是一位“一生钟情焦墨,不改心志不遗余力”的国画大家。尽管与同时代的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和张大千等其他近现代名家相比,他的作品在市场上的步伐略显滞后,这还一度被一些市场人士解读成是因为他生前太执着于画那些“黑不溜秋”的焦墨造成的,“黑宾虹”的绰号亦由此而得名。

  不过,以2005年浙江博物馆举行的黄宾虹作品展为分水岭,黄宾虹执着追求的艺术形式和美术语言开始逐步被大家所接受,并随即点燃了内地市场人士对其作品的收藏热情。2008年,其1952年创作的《山川卧游卷》在上海朵云轩拍出1288万元,这也是黄宾虹画作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2011年,该件作品再次出现在中国嘉德秋拍上,并以5290万元成交,再度刷新其个人作品成交纪录。2014年春拍,其力作《南高峰小景》创下6267.5万元的高价成交纪录,成为今年春拍国内书画市场上关注度最高的国画大家。

  近两年受到市场火热追逐的还有另一位艺术家赖少其。除黎雄才外,赖少其是目前在艺术品市场最为大家所熟知和认可的焦墨高手。记者了解到,目前不管是在广州艺博院的赖少其艺术馆,还是在书画市场上流通着的赖老作品,均以焦墨为主打。

  2013年春拍,赖老的一幅《黄山梦游图》拍出1725万元的高价,并刷新了赖老个人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随后,在当年广东崇正的秋季拍卖会上,“胸中丘壑——赖少其书画”专场推出的数十件作品实现了惊人的100%成交率,并一举斩获近3000万元的总成交额,成为当年艺术品市场上作品最为炙手可热的焦点人物。

  建议

  焦墨应为独立市场板块

  对于大众收藏者来说,在接触焦墨山水画前,确实会面临鉴赏门槛高的问题。

  不过,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对这一问题进行逆向思考,我们就会发现,为什么这两年在整个书画市场都面临深度回调的“严冬”期,焦墨山水的市场反而能够在拍卖市场上不断掀起一些小高潮?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其他一些近现代名家的精品,由于普遍具有雅俗共赏的特点,因此其价值早已被市场充分挖掘。

  对于黄宾虹、赖少其这些专攻焦墨的艺术家来说,他们在学术界的地位虽然已经获得普遍承认,但是在市场上,却因为审美标准的脱节仍处在投资价值的洼地。虽然这两年,他们已经成长为市场的热点,但是从长远来看,市场对他们作品价值的挖掘仍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

  对一些带有投资目的的收藏者来说,他们往往利用自己和其他收藏者对某一类艺术品的知识差来降低自己的投资风险、扩大自己的投资收益。通俗来讲就是,当其他人还没有认识到某一件或某一类艺术品的潜在市场价值的时候,自己就先人一步地进行收藏。

  美术评论家胡红拴也认为,书画投资者,千万不要等到市场对某位艺术家的作品的价值已经建立起普遍的共识时才来介入,这跟炒股很相似,要善于发现市场上的潜力股,而不是一味追逐那些已经被市场炒作的概念股、题材股。

  在刘释之看来,焦墨山水的投资价值值得期待,尤其是纯焦墨的作品,这类作品的创作群体本身就很小,能够在学术上有自己独特地位的艺术家就更少。收藏者可以多关注美术界对焦墨山水画创作的学术梳理,从中找准自己的收藏目标。“拍卖界也应该根据市场需求,大胆组织一些焦墨专场,有意识地推动焦墨山水形成独立的市场板块,帮助这一传统画种吸引更多的关注度。”

  ■对话

  广州画院特聘画家刘国玉:

  过度炒作不利于艺术创作

  人物名片

  刘国玉,72岁,广东翁源人,诗书画家,翁山诗书画院院长,广州画院特聘画家,1959年至1962年在广州美术学院附中读书,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专攻焦墨山水画创作,他所作的纯焦墨山水画高古静穆、沉雄浑厚,极具视角冲击力和心灵震撼力,在岭南乃至全国画坛均独树一帜,其以一己之力兴建的翁山诗书画院雄伟挺拔,被视为粤北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

  南方日报:很多画家出了名都移师到北上广,为自己的作品抢滩更大的市场。您的作品这些年已经在海内外凝聚较高的关注度,为何还隐居粤北,不愿意到广州来?

  刘国玉:离市场太近,我就没有办法专心创作了。把画院建在翁山脚下的目的,也是为了远离城市的喧嚣。

  南方日报:黄宾虹、赖少期等许多大家从事焦墨创作,都曾经受过很长时间的质疑,而得到市场普遍承认也是近几年的事。焦墨这条路并不好走,为什么您还要坚持?

  刘国玉:我一直坚信,纯焦墨也能创作出好作品来。事实上,我们已经在慢慢证明这一点。没有学术界和市场的承认,我们不可能走到今天,更不可能建起这么大的画院。

  南方日报:如何看待书画市场炒作的问题?

  刘国玉:不同艺术家参与市场的目的也不一样。有些艺术家卖画是为了解决个人的物质生活需求,为了在最快的时间获得更多,所以他们要采取投机的做法。我们卖画的目的是为了把画院建好,以支持更多人来从事焦墨研究和创作。过度炒作肯定不利于我们目前的事业,所以我们一直在根据自己的节奏和步伐来考虑和市场的关系。

  南方日报:这是否可以理解,您反对与市场接触过密?

  刘国玉:与市场接触的行为本身是没有什么好批评的,重要的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接触。有些人为了市场利益会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对这样的价值观我们是反对的。事实上,在焦墨市场还没有现在这么热的以前,我们仍然坚持在这条路上。记者 冯善书 实习生 郑庭濒

责任编辑:张辰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