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书画院

首页 >> 艺术动态 >> 正文

世界文化视野中的中国油画

发稿时间:2018-08-16 09:57:00 来源: 中国美术报

  原标题:世界文化视野中的中国油画:中华意蕴——中国油画艺术国际巡展意大利展研讨会

  主持人: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中国美术报》总编辑),提香娜·达基勒(罗马美术学院院长)

  时间:2018年7月18日

  地点:罗马·维多利亚诺宫萨拉厅

  研讨会现场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中国美术报》总编辑

  没有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就没有我们所谓的现代艺术

  今天,中意两国的理论家、批评家、艺术家相聚于罗马这座历史辉煌的古城,共同研讨中意当代油画的发展状况和所面临的问题。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博弈的当下,这一场景既具鲜明的现实意义——它意味着不同的文明只有在相互建构中才能日益强大;同时,这一场景也是对历史的回应与致意——16世纪末,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将文艺复兴的写实性油画带到中国时,这一场景的出现即已注定。应该说意大利文艺复兴油画奠定了中国油画发展的基石。经过数百年的努力,中国油画在数次在地化改造后,已长大成人,形成了具有东方写意特质的艺术体系。“中华意蕴”展览云集了中国当代著名油画家的代表性作品,整体性地展示了中国当代油画的成就,其中的艺术经验和相应的现代性命题值得我们去探讨。请中意两国的理论家、批评家就这些问题各抒己见。

  

  提香娜·达基勒:罗马美术学院院长

  东方艺术的品位和观念至今还对我们影响至深

  我们对这次展览非常赞赏,非常能够理解展览中作品的价值,这是中意两国文明之间的一个交流。我想到整个东方文化对欧洲,包括对法国、意大利的重要影响,尤其是中国艺术的魅力对西方艺术家的影响。东方艺术的这种品位和观念至今还对我们影响至深。

  中国学生对于意大利的兴趣非常浓厚,罗马美术学院就有20%的学生是中国学生。今天我们建立了这样一种交流、对话和合作的气氛,我们学院的中国学生对意大利同学也有非常好的影响。

  

  詹建俊: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院长

  这次展览代表了中国当代油画各个方面的发展成果

  中国的油画是向欧洲学习的成果。我们的前辈艺术家在欧洲学习是在20世纪初。中国在这100年中,跟西方进行的交流比较少,特别是油画艺术。在这100年的创作、研究和实践中,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作为油画发源地的国家究竟对我们的这些艺术作品怎么看?所以我们专门组织了这次展览把能够代表中国当代油画各个方面的发展成果、成就,包括各种不同的风格、样式,从学术的角度组织了这一能够代表中国油画总体现状的展览,希望欧洲的专家学者们,能够给予批评和指教。

  在中国,油画已经受到人们的广泛喜爱。我们努力地把西方油画的艺术语言和中国的文化传统相结合,应该说发展出了一些中国的面貌。但是,从油画的艺术本体及油画艺术发展的方向看,我们的油画成果究竟如何?我们做油画专业的人非常想听到朋友们的意见。特别是今天来到了有伟大文艺复兴传统的意大利,希望能够听取欧洲朋友们的意见,帮助油画艺术在中国得到更好的发展。

  

  克劳迪奥·洛卡: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院长

  艺术的表现力应该是从文化根基、从传统而来

  中国在20世纪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其中,中国艺术界也经历一种表达语言的变化,与欧洲的艺术表达方式进行了一些接触和碰撞,这些从今天展出的作品当中是可以看到的,这些作品有非常独立的表现力。

  在民族化和全球化之间进行选择的时候,我觉得还有第三条路。我多年来一直有这样的想法:艺术的表现力应该是从文化根基、从传统而来,一个地区的文化特性是非常重要的,它应该是一种超越国界的概念。今天展出的很多作品都可以表达我刚才说的那条路。我们也不能把技术和概念混合在一起,就像前面达基勒教授谈到的文艺复兴。文艺复兴艺术是一种重生,是从古典的原型上出发,并诞生的一种独立的、重生的艺术,这是文艺复兴的中心思想。

  一种新的表达、新的视角、新的视野,如何能够理解和感知新的模式?我觉得我们应该不要再把文艺复兴看成是一种修复,而应是一种重生。所以我希望新一代的艺术家可以保持创造力,因为我们每一个国家不应该只是保持单一的表达语言,而应该有自己的特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表达出文艺复兴最中心的思想,就是人文主义思想。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坚持研究西方艺术,同时加强传统文化修养

  油画传入中国,之所以能得到中国人的欢迎,是因为油画的素描造型和色彩技法,以及意境营造,属于另一艺术体系,与中国传统绘画不同。从西欧留学归来的油画家进入中国社会之后,遇到的问题便是:如何用油画工具从事创作,充分发挥油画性能的特长;如何使自己的创作适应国人的审美趣味,被国人欣赏。

  中国油画艺术先驱们在讨论油画民族风的时候,已经有较为坚实的油画造型语言基础。对基本掌握了油画艺术语言基本特性的艺术家来说,如何在油画创作中输入民族文化艺术元素,应该被提上日程。而对中国油画界大多数艺术家来说,谙熟油画艺术的技能,掌握油画语言的要领,仍是当务之急。

  中国油画要继续健康地迈步前进,必须从两个方面做扎实的工作:一要坚持认真研究西方古典油画和现代艺术,不论用写实、表现还是抽象手法作画,都要对西方艺术有较为深入的认识和体会,有较为熟练的手头功夫;二要加强传统文化的修养,真正领会中华文化和艺术的真谛。

  这次展出的中国油画作品,尽管风格、样式、技法各不相同,水平也不尽一致,但都有一个共同的追求:遵循油画的普遍原理,画自己的内心感受,民族传统文化和艺术元素交织在形和色的交响之中,自然显现出或多或少可贵的中国风采。

  

  安东尼奥·达基勒:罗马美术学院前院长

  中国艺术家有坚定的艺术观念

  通过展览我感受到了中国艺术家的严肃性。他们并不是完全去寻找全新的手法,或者不顾一切地去创造一些别人没有见过的东西。中国的艺术家从那种很坚定的观念当中出发,这种观念也代表了中国古典文化的规律。所以我说中国艺术家是严肃的,他们并不急功近利地去寻找一些令人惊奇的方式。他们从简单的方式出发,尽自己的力量达到最好的表现效果。

  

  意大利有一个重要的技术基础,就是我们的壁画。在历史上,意大利最重要的一些画家几乎都画过壁画,比如乔托、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壁画可以得到永生,而油画会产生一些变化。油画的底漆是非常重要的,决定了油画的寿命,当今油画的技术创新和材质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总体来说油画的寿命还是比较有限的。对材料的熟悉与了解是意大利艺术家的一个优势所在。

  另外我还想谈一谈中国的年轻人。我想要跟年轻的中国学生说的是,学习的过程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同时又是如此的愉快。我们所在的时代充满了各种诱惑,充满了希望的同时也充满了泪水,所以不要浪费大好的时光,不要把它用在一些世俗的事情上,而是应该拥有坚定、强大的内心。

  

  水天中: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和西方艺术家共同探讨中国油画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可能欧洲的朋友有点觉得不太理解,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强调油画,而不是绘画。中国的历史上没有用油料作画的传统。只有在欧洲绘画进入中国以后,我们才开始用油料作画。在古代的文物和历史资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古代中国画家使用各种材料作画的事例,但是中国的文人把绘画与写诗作文看作是同等高雅的事情。所以顺理成章地以文人的书写工具——毛笔和墨,作为绘画的基本工具。

  我们今天能够在这样一个历史意义非凡的、庄严的宫殿,和西方艺术家共同探讨中国油画的发展,我觉得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吉安尼·德斯:圣洛加艺术研究院院长

  中国传统具有反思精神

  今天出席的各位中意双方专家都具有非常高的学术水平,也都是中国艺术史的见证人。油画引入中国是一个世界性议题。我对中国的情况稍微有一些了解。我们的艺术学院没有本科生和课程,算是一个专业研究院,是介于博物馆和研究所之间的一个机构,所以我们有很多的档案馆,主要是关于文艺复兴的档案,在意大利和全球范围内都是比较有名的。

  区分不同的画派,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训练手法,从艺术史家的角度来区分各个流派,找到艺术史上的各种线索。但是更重要的是关注当代的状况,这能够让我们所有的经验、所有的精力都能混合在一起,诞生一种新的组合。也可以说是一种生物性的交流、混合、重生的概念,就像是我们自己吃的食物。艺术实际上也是这样的,我们摄取的精华会变成我们自己的表达语言。所有现代主义的经验,如果没有从东方的空间观中获得启示,将一无是处。所以我觉得中国整个的传统都来自它的反思精神。我们今天聚在这里就是为了能够找到一种新的平衡点。

  

  曹意强:中国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

  这次展览充分体现出中国现代油画的世界性意义

  “中华意蕴”展览在罗马举行,其历史启示性要大于展览本身。文艺复兴在佛罗伦萨起源,古典油画也起源于那个时期。而且这些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的艺术家正是到罗马来寻求古典灵感的。展览展示了63位中国油画家的作品,我觉得基本上是浓缩了欧洲,甚至美国和俄罗斯各种油画风格的历史发展,折射了各种油画风格的变化,使中国油画融入了世界艺术,也形成了它自身的特色和表现语言,就像刚才洛卡教授说的,走出了第三条路。

  我想强调两个方面,第一是强调中国油画在世界艺术研究中的意义。油画进入中国以及在中国的发展不是一个中国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的文化事件。

  第二,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承认的一个历史事实,就是欧洲油画传入中国,成为中国美术的主导性力量以后,它影响甚至改变了中国传统绘画本身的发展。

  我觉得我们的研究者对这两个方面有点忽略。所以这次油画展充分体现了中国现代油画,甚至中国绘画的这两层世界性意义。我们考虑油画的审美价值以外,它还有更重要的文化价值。通过油画的媒介本身,改变了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和表达情感的方式,拓展了我们与世界交流的视角与层面。

  经过中国油画家的努力,我想油画会实现复兴,中国油画不仅能够丰富世界油画的创作,而且也会对人类文化作出自己独特的贡献,因为我觉得油画引入中国是一个世界性议题,具有双重的重要意义。

  

  徐虹:中国美术馆学术研究部研究员

  女性艺术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当代油画

  我选择了专题的一个发言——关于中国的女性和她们的艺术,不仅仅包括油画,还有一些别的形式。中国的女性艺术从清末和民国初年,开始了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进程。中国女性问题作为一种社会变革的因素,在当时受到了社会精英阶层的重视。琴棋书画,一向被视作中国女性的传统修养。所以当女性说要学习艺术,社会上反对的意见比较少,所以中国女性在学习艺术的这条路上还是比较顺利的。

  中国女性在向现代转型的过程中,和中国男画家在同一个出发点上向西方学习。这个时代女性彻底改变了传统中国绘画的题材,接受了西方绘画的同时也大胆地描绘自己的形象和身体,这在传统绘画中是不可能的。刘海粟为了在课堂上画裸体油画,同军阀打官司,已经成为新旧艺术观念激烈冲突的代表性事件。

  年轻一代女画家的作品表明,她们很快就理解了新时期女性主义的观念和表达方式。这不是对一种西方方法论的照搬和模仿,而是通过现实和生存得来的。她们跟西方女性艺术家不一样,有她们自己的历史和现实的问题,在家庭和两性关系的角色上,中国女画家也作出了很多的努力。

  中国古代女性在美术史中的地位虽然非常可怜,但是随着中国社会的转型,女性个体终于出现在艺术史的舞台上。我们要不断地关注女性艺术,因为我们关注得越多,我们的艺术史越会变得更加丰富,这也是女性艺术的价值所在。

  

  克劳迪奥·斯特里纳蒂:艺术史学家、意方策展人

  中国油画不是对西方艺术的模仿

  今天的研讨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两个国家传统文化的差异和交流。中国艺术家从事油画创作的时候,要研究意大利的特色。我们可以看到展览作品有一个平衡,这个平衡在中国传统艺术和中国艺术家对文艺复兴时代的热情之间。

  所以说,今天的展览有很多无价的艺术品,但是它们不是对西方艺术的模仿。它们没有抛弃自己的传统文化。艺术家之间的风格差别很大,有些特别有文艺复兴的风格,有些有现代的风格,但是所有作品都很有生命力,很有活力。这在我们意大利的当代艺术中也能看到,所以这种交流很容易为两国观众所理解。

  作为意方策展人,我写了一个短短的文章,这让我感到很荣幸。这本展览画册里面有很多让我们思考的点,对我们两个国家的交流和发展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尚辉:《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

  中国油画艺术的三个面向

  我想从三个方面来给大家做一个报告。

  一、绘画当代性问题的提出及基本特征。图像时代所大量生成的机械图像或电子图像,迫使绘画形象向着非可视形象表现的方向探索。如果说具象绘画是图像时代通过对日常视觉形象进行陌生化或荒诞式的重组以达到某种超现实体验的表达,抽象绘画是就物象内在点、线、面那些纯绘画语言简约而至尚的精神呈现,那么,表现性绘画则显然是艺术主体在可视性形象与非可视形象之间的想象与表现。

  二、中国式表现总是在视觉的当代图像化与中国本土文化之间构成某种深刻的联系。中国表现性油画除了画面形象、主题寓意具有中国本土化特征,还有来自东方的神秘和优雅。中国式表现更从中国书法、水墨画里直接获取了进行表现性探索的用笔方法,从而使这种中国式表现具有意象性或写意性特质。

  三、中国式表现从场域、地缘到文人意写。中国式表现总是具有地缘性文化特质的,这种地缘性也往往决定了中国式表现的诗性,虽然这种表现也不乏德国表现主义的宣泄、批判和悲剧精神,但总有一种优雅的伤感沉浸其中。这种优雅的伤感,无疑来自中国文化特有的诗性情怀,这一方面和中国油画家注重内在修为有关,另一方面则是这种诗性情怀是通过以书法入画法来实现的。

  

  加布里艾莱·西蒙基尼:艺术史学家、意方策展人

  我们需要用新的风格、新的概念来超越我们的价值观

  在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里,有“现在主义”的概念,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由基金会和画廊领导的艺术界。从展览中的油画可以看到一个很大的差别,就是时间这一个概念在东西方文化中存在很大的差异。中国的绘画传统在逐渐地改变,时间的概念在逐渐地改变,艺术语言也在改变。欧洲从20世纪初的前卫艺术时期开始,也在快速地改变我们的观念。我们都要新的风格、新的概念,来超越我们的价值观。

  油画是一个世界性的语言,西方所关注的是新的绘画、技巧,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是新的。但是消费主义社会已经替代了我们的传统、文化和观念。不仅在绘画这一方面,所有的方面都存在着这一现象。我们的手和我们的心需要互相了解、互相配合。绘画一直会是一个心和手配合的劳作。

  

  陈明: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反向与超越:新中国油画的发展道路

  在整个20世纪五六十年代,现代主义已经占据主流,这在欧美是不争的事实。但在中国,却是另一番景象。这主要体现为:无论是艺术风格还是绘画语言,新中国油画大大有别于欧美绘画。从表面上看,新中国油画没有脱离古典油画的规范,在手法上以写实为主,“避免非现实主义的形式主义”,在风格上以现实主义为主,几乎与现代主义不发生关系。但是,两者真的毫无联系吗?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油画“民族化”的探索影响巨大。这可以看作是对写实性油画的一种反动,至少是一种修补,几乎与此同时在写实领域所提出的“两结合”也是具有相似的初衷。“民族化”风格的油画作品汲取和融合了中国民间和传统的色彩和语言,既不同于苏派油画,也不同于西方古典油画,却与现代主义绘画存在着某种相似性,这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

  或许,我们可以将新中国油画的道路概括为反向和超越。反向是相对现代主义潮流而言的,因为现代派绘画作为一种风格被完全排斥出主流之外。超越则是指新中国油画脱离了欧美艺术主流的发展道路,体现出超越西方艺术潮流的独特性质。但在反向与超越之间,中西方油画存在着微妙的关联和相似性。无论是反向的选择还是超越潮流的独立探索,都体现出新中国油画所具有的强大的自我发展能力,以及由此建立独特的创作体系和价值体系的能力。

  

  宛少军: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秘书长

  中国油画具有自己的民族特性

  作为一个概念,中国油画能不能成立?在实践上,中国油画是否成立?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会创作不同的油画,这是油画中民族性存在的基础,也就是中国油画存在的理论基础。

  中国油画有没有形成自己的特点,那它有没有自己的风格呢?总体来说,油画具有三个层面的问题。一是技术层面问题。油画需要掌握和解决很多技术性问题,如造型、结构、解剖、透视、明暗、光影、色彩,以及油性材料等等。这套绘画知识体系是在观察客观自然对象的基础上逐渐建立起来的,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和普遍性,也造就了油画自身所具有的特性。一百年来,中国油画家向西方油画学习,主要是在这一个层面努力和展开。二是艺术层面的问题。在实践中,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画家会对技术性问题有着不同的理解,会表现出各不相同的处理方式,因而形成不同的艺术风格。由此自然而然地就产生民族性和个体性等差异。显然,中国油画家在艺术层面上有着自己的理解,因为中国油画家要表现自己的生活,必然会受到中国社会现实和文化传统的影响,而追求自己的艺术风格。三是精神层面问题。寻求不同的艺术风格,说到底是为了表现自己独特的思想感情。中国油画家进行艺术风格的探索和创造,当然也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思想感情和艺术精神。因此,我认为,中国油画具有自己的民族特性,是对世界油画艺术的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熊真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